千帐灯。

一个破写字的

好气啊气死我了

摘纪录:

我每看运动会时,常常这样想:优胜者固然可敬,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,和见了这样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,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。
——鲁迅《华盖集·这个与那个》


感谢推荐

第一个下来的小朋友有酸奶喝

最近的一个小甜梗,十分钟速打。




刚谈恋爱的那个寒假,其实谢俞也没想到贺朝会摸到他家里去。

下午的时候,谢俞正在写一套压轴题集合,手机开了飞行模式放在旁边,等他想起来的时候,已经有了十几条来自贺朝的未读消息,从今天好冷到路边的松树,最后发来一张别出心裁的,在雪地里写了谢俞的照片。

“不是冷吗?”

谢俞看完之后敲了几下键盘,很直男的只回复了最后一个问题。正准备打开刺激战场,就收到了贺朝的消息。

“小朋友,快下楼。”

谢俞皱了皱眉头,看了一下窗外飘着的雪花,而对方似乎是料到了他不会相信,紧接着发来一段夹风带雪的语音。

“嘶…小朋友,再不下来你男朋友就要冻死在外面了。”贺朝声音有点哑,一句话的功夫居然还咳嗽了一下,谢俞吓了一跳,等他匆匆忙忙套上外套准备出门的时候才想起来给贺朝回信息。

“你在哪?”


“在你家附近,快下来,第一个下来的小朋友有酸奶喝。”

今天的拍照水平!